中国时报社论别让本无争议的惯例 也闹成争议
分类:时尚穿搭

县市长选举已到最后一周,除了媒体报导,各县市选情还是冷到不行。或许正因为选情太冷,选举几无政见可言,话题依旧围绕着所谓的蓝绿天王,偏偏这些所谓的天王,都历经过三次总统大选,毫无新鲜感可言,既玩不出新招式,反而莫名其妙的让维护国家元首安全的国安人员,三番两次成为竞选话题,抢攻媒体重要版面,甚至让国安首长在选战烽火中,鞠躬道歉。 

   国安特勤人员以维护国家元首安全为要务,不论谁当总统都一样,李登辉、陈水扁或马英九三位前后任总统唯一的共同点是:他们都身兼政党主席,免不得要为政党提名候选人站台辅选,不论站上辅选造势舞台扮演什幺角色,对国安特勤人员而言,任务都是一致的:护卫元首人身安全。为了这个目的,维安人员不得不採取必要的技术措施,包括身着可能具有政治目的的衣服以为伪装,比方说,候选人阵营的背心,这在过去廿年来,几乎形成国安特勤维安技巧之惯例。不要说国安特勤人员如此,二千年总统大选最炽热之际,连、宋、扁各阵营的维安随扈警官,全部都穿上所属阵营候选人的竞选背心,这不是要求随扈警官忠诚表态,或者变相辅选,而是减少维安时的困扰,避免在竞选、助选人潮中惹人侧目,引起争端。 

   这样的惯例,在今年却惹出风波,因为负责元首维安的特勤宪兵,在执行勤务时,跟着穿上了马英九所助选的候选人阵营背心,并在扫街时与对手阵营的车队酿成冲突。为此,马英九怒而要求特勤中心惩处并公开道歉。 

   然而,马英九要扫街,国安人员就得想办法筑成必要的阻绝人墙,穿上候选人阵营的背心,是最简单的伪装方法,这群宪兵维安,九成九户籍不设在当地,换言之,没有投票权,他们既不会上台讲话,也不会摇旗吶喊,他们就像是一群没有面目的盾牌,挤在人潮中,只注意可能危及元首安全的人与物,唯一可能造成「行政不中立」者,就是因为他们投入维安,让形式上穿着候选人背心的人数变多,可能造成候选人声势更大的印象,但即使他们不穿特定背心,只要构筑阻绝人墙,扫街队伍无可避免会因为人数增加而声势扩大,因此扛下违反行政中立道歉处分,此为第一例。 

   当然,过去没有《行政中立法》,这个法案今年甫三读通过,所有的规範都要比过往更严,这也没有话说。但是,国家元首维安依旧要维持一定规格,结果,国安局竟通函全台警察局,搜集「刺马情资」,如有属实即记嘉奖一支,儘管历年大选,国安高层都会密切注意各种刺杀情资,但如此大张旗鼓发函警察局者,又属第一次,毕竟国安局不是警察局的直属机关,类似情资的搜集包括检警调都要做,而且是各循其指挥体系,最后汇报到国安局,今年,维安程序与情资颠倒,让维安必要手段简直像「给我报报」般可笑。 

   何以故?蓝绿都有竞选活动,除了马英九,绿营不乏院长级、甚至副总统级天王出马辅选;更重要的,朝野候选人才是这次选举活动的主角,不论是县市长或乡镇市长或者议员,任何人出事,都会酿成重大选举争议,他们的安全,检警调都得照顾,这属选举社会秩序,不能分蓝分绿,国安局由上到下,只通函要求警察局注意「刺马情资」是什幺意思?结果又被臭骂一顿行政不中立,国安局甚至不敢说一句:「国安局只负责元首安全,别人的安全是其他单位的事。」 

   台湾已经经过两次政党轮替,大大小小选举不计其数,很多事应属「行礼如仪」之常规,不该这幺容易乱套才对。选举秩序理应由行政院治安会报统整,各种可能危及选举秩序与社会安全的情资都要靠第一线检警调搜集,由下而上,并分门别类处置,该向上提报者提报,该即行处分者立刻动作,这些应属选举常态作业,还能在这次选举中成为争议话题,只能说国安情治首长搞不清楚自己该做什幺、能做什幺,道歉,也不冤枉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